相关文章

南京好警察庞帮荣昨去世 车祸前奋力推开女民警 - 新闻频道 - 西部...

来源网址:http://www.njgqjy.com/

  龙虎网讯 “庞帮荣走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很震惊、很惋惜,甚至有一点点责怪。“庞帮荣啊庞帮荣,这么多天来,有那么多人一直牵挂着你,默默地为你祝福,希望你能挺过来,等到你醒来的那一刻。可你怎么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

  站在庞帮荣的灵堂前,看着他那张笑脸,感觉他还没有走,并没有离开大家。

  向庞帮荣的遗像鞠躬的时候,想起了两年多前采访庞帮荣的一幕幕,他的真实、敦厚给只跟他有一面之缘的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心中默默念:“庞大,一路走好!”可心里却和很多人一样,牵挂着他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以及他年迈的父母。

  作为一名记者,跑公安条口已经好多年了,见过了很多形形色色的警察,判断一个警察是否是好警察,也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尽管和庞帮荣的采访接触不多,我却已知道:他是一名好警察。

  2010年11月17日晚上,6天前刚被任命为秦淮分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的庞帮荣,正加班带着青年民警徐仕彦和赵冰在街头巡逻。这一天本该是庞帮荣的休息日,可刚到特巡警大队的他,为了能更加了解这支队伍,已经连续加班了6天,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既然到了特巡警大队,就要对这支队伍负责。”

  22时15分,电台里传来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的指令,称应天大街高架桥往大明路方向的下桥口附近有打架警情。这样的警情,原本可以让附近的警车前往处置,就在另一辆警车上的民警请求前往时,庞帮荣抓起手持电台,“我听到了,我们去,你们继续巡逻……”

  这是一起夫妻闹矛盾的警情,庞帮荣带着两名民警赶到的时候,他们正在马路的快车道上一边骂着一边拉扯。庞帮荣下车后,看到他们所处的位置比较危险,就劝说他们靠到路边慢车道上,再进行调解。可就在庞帮荣带着两名民警劝说这对夫妻的时候,危险突然来临――22时22分左右,一辆面包车沿应天大街高架由西向东行驶至大明路下桥口处时,由于超速行驶,司机采取措施不当,紧急刹车后方向失控,突然冲向正在路边处警的民警和当事群众。

  危急时刻,庞帮荣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推了一把离自己最近的女民警徐仕彦――当时,徐仕彦听到激烈的刹车声后,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被庞帮荣猛地推了一把。徐仕彦摔倒在一旁,牙齿、腿部受伤,可庞帮荣却被面包车重重地撞上,整个人飞到五六米开外的地方。

  奋力推开身边女民警 自己被失控面包车撞飞

  >>>新闻回放

  摆在灵堂中间的是他最后留下的一张照片――圆圆的脸庞、笑眯眯的神情写满了和蔼,发光的眼镜、炯炯的眼神透着锐利,每个熟悉他的人看了这张照片都说,“这就是他,很自然,很真实。”

  这张照片拍摄于11月17日,也就是事发当天的下午2点多钟,当时庞帮荣在夫子庙执勤,为听取秦淮公安分局向社会汇报工作的群众端茶倒水,热情服务。其间,分局政工办的同事拿着相机喊了一声,“庞大,给你拍两张。”庞帮荣露出标志性的笑脸,低头就要躲过镜头,口中说着“算了,算了”,同事连看也没看,就随手按了两下,就有了这张照片。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张照片竟是庞帮荣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

  期盼了12个日日夜夜 他没留下一句话

  “嫂子,你们赶紧来,庞大……庞大的情况突然不太好……”

  11月29日上午8点30分不到,庞帮荣的妻子张姝来不及多想,就拉着6岁的儿子赶紧出门――孩子年纪还很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抬着小脑袋一脸疑惑地问妈妈,“妈妈,我们为什么这么早就出门啊?”望着儿子那一脸的纯真与懵懂,张姝狠狠地吸了两口气,将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咽了回去,抚摸着儿子的头说,“我们去医院看爸爸,爸爸想我们了……”

  与母子俩一起去医院的,还有庞帮荣年迈的爸爸妈妈,他的婶婶、姨妈等众多亲人。男的都脸色凝重,不吭一声,仿佛有很重的心事,女的都已控制不住,开始抽泣、开始擦眼泪――在庞帮荣重伤后,他们都被安排在南京市第一医院附近的宾馆内,能够及时赶到医院。

  重症病房内,庞帮荣还静静地躺在那里,双眼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这和刚进来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分别。

  “爸爸……爸爸在那儿,爸爸……爸爸……妈妈,爸爸是不是睡着了,怎么不理我呀?”儿子越是这样喊,张姝的心越像刀割一样痛,她用右手擦了擦不小心淌下来的一串泪水,安慰着儿子,“爸爸累了,要睡一会儿。等爸爸醒了后,就带你去动物园玩,好不好?”毕竟孩子很小,一听妈妈说爸爸要带他去动物园玩,立即高兴了起来,拍起手来,“太好了,太好了,爸爸终于答应要带我去动物园玩了。”

  庞帮荣年迈的父亲脸上挂着两行老泪,一手抱起他有些顽皮的孙子,一手擦了眼泪后又摸摸小家伙嫩嫩的脸蛋――圆圆的脸、短短的头发、还有那对笑眯眯但却有神的眼睛,太像小时候的庞帮荣了。老人突然朝着庞帮荣吼了一声,“你小子还不赶紧醒来,你舍得我们老头子老太婆,但你舍得你老婆,舍得你这么可爱的儿子吗?”

  这样的经历并不是第一次了,11月26日那天庞帮荣也曾伤情突然恶化,心跳减弱、呼吸微弱,但那一次在医院的全力抢救下,他挺了过来。这一次,所有人都希望还是有惊无险,庞帮荣还能挺过去。

  可是……8点58分,庞帮荣还是悄悄地走了,一直处在深度昏迷的他,没能留下一句话。

  那一刻,张姝哭了,庞帮荣的父母哭了,亲人们都哭了,病房内外几乎所有人都哭成了一片。

  上午11时20分,南京市第一医院地下车库出口处的道路两旁,200多名着装整齐的民警和市民泪眼婆娑,颤抖的手上拿着条幅,白纸黑字写着“帮荣 我们永远怀念您”、“英雄民警 一路走好”、“英雄走好 光耀后人”,他们在静静地等待送别一名战友、一个英雄――秦淮公安分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庞帮荣。

  11时25分,载着庞帮荣遗体的车辆缓缓地从医院地下车库驶出,现场一片肃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追随着车辆,汹涌而出的泪水在每个人脸上肆意流淌……

  战友:有危险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姨妈:买好了螃蟹等着他来吃呢

  姨妈最疼爱这个姨侄,今年螃蟹一上市,姨妈就打电话给帮荣夫妻俩,“警告”他们一定要一家三口一起来,少一个就不给螃蟹吃。

  帮荣当时犹豫了半天,才定下两个星期后的一个周六晚上一家人聚一聚。

  可没想到,到了那天,兴冲冲买了300多块钱螃蟹的姨妈还是接到他的电话,“姨妈,实在对不起啊,今晚要加班,有空我再去看你啊!”这句重复过不知多少遍的话,姨妈这次却没等到承诺兑现。

  同学:19年前曾跳湖救起三同学

  这些天来,曾经与庞帮荣一起学习生活4年的江苏省常州无线电工业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一直在为他牵挂和祈祷着。听说庞帮荣舍身救战友的英雄事迹后,当年的班主任刘民健老师和许多同学都不约而同地说:“我们相信他在那一刻一定会这样选择,因为在19年前,他就曾不顾自己的安危,跳进冰冷的湖水中救起了3名同学。”

  1991年11月底,刚入校不久的庞帮荣与同学一起到常州的红梅公园游玩,3名女生不小心掉进了公园中心的湖中。“当时,庞帮荣脱下棉袄就跳进了湖里,在另外一个同学的帮忙下,把3个女生都救了上来。”

  老师:中考成绩曾是南京第二名

  “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可是老天为什么不眷顾这样一个好人呢……他是这样一位好人,我为之骄傲……”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庞帮荣初中班主任吴馥香老师才说了几句就已经泪流满面。

  吴老师在初中教了他4年语文(当时学校的学制是4年制),当年中考,庞帮荣在640分的满分中考了603分,是南京市第二名,南师附中专门来学校招人,希望他能到南师附中实验班上学。

  可是庞帮荣却选择了放弃,他当时说,“我还有一个妹妹,我要尽快改变家里的生活状态,因此我不能上高中读大学。”

  战友们都记得,2007年11月18日晚,秦淮区彩霞街发生一起聚众斗殴案,受害人刘某被六七名男子用砍刀、铁棍等殴打并导致死亡。庞帮荣带领民警通过连夜加紧工作,陆续抓获了周某等作案嫌疑人,但主犯洪某一直在逃。

  对于洪某,庞帮荣一直没有放弃追捕。经过大量的调查,终于获取了洪某躲藏在栖霞区一个村子里的线索。

  时间紧迫,庞帮荣他们跑步赶到洪某的住处进行抓捕。进门前,庞帮荣把随身带来的唯一一把手枪交给了另一名民警。“我先冲进去,找机会扑倒他,你们在后面见机行事,但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管我,有紧急情况要果断开枪。”

  简要布置后,随着民警的一脚破门,眼疾手快的庞帮荣直接面对着洪某冲了上去,将他死死按倒在地。事后,抓捕的民警们直言,他们都后怕地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早已如惊弓之鸟的洪某随身带着的是一把子弹已经上膛的手枪。可庞帮荣却笑着说:“没事,邪不压正嘛。”

  对父母 从来不说自己多辛苦

  庞帮荣出生在栖霞区仙鹤门的一个村子里,他的家就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坡上。

  “那次他打了个电话回家,说要去福建抓人,谁知道整整一个多月时间里就没再有一个电话、一点消息,我真是急得不得了,每天都要数日子,后来回来以后他就跟我说了句‘那边没信号,也不方便打电话,妈,你放心,我怎么会有事呢?’”

  “他就是这样,从来都不会跟人家说自己的苦,难得回来一趟,也从不跟家里讲单位的事,怕我们担心,怕我们让他不要那么拼命。要不是这次出事了,我们都不知道他都调到特巡警大队了。”

  这几天,日夜不眠的母亲总是跟帮荣的姨妈絮叨着儿子的点点滴滴,希望他还是像平时那样,是去出差办案了,过几天就回来,回来后肯定先跟妈报一声平安。徐宁

  对儿子 说话不算数的老爸

  对妻子 第一次约会就爽约

  让时间回到2001年5月1日晚上10时许,秦淮区双塘地区的一户居民家中发生了一起命案,8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突然闯入,开枪行凶。那时,庞帮荣还是秦淮分局刑警大队的一名普通刑警,而就在那个时候,庞帮荣刚谈了个对象,也就是后来成了他妻子的张姝。原本,庞帮荣第二天是轮休的,他已经答应了陪女朋友去镇江旅游。可是案子突然来了,庞帮荣立即就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在勘察完命案现场后,利用一个小间隙,庞帮荣开了个“小差”,偷偷打了个电话给女朋友,就说了“有紧急工作,旅游取消”短短两句话,他就挂了电话,继续分析案情。

  这是两人刚谈恋爱不久,第一次约会旅游,可是庞帮荣就爽约了。也就是这一次,张姝真正认识了庞帮荣,认识了刑警。

  几年过去了,庞帮荣当上了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当年的毛头小伙也结了婚,可还是和以前一样四处奔波。

  庞帮荣走了,年幼的儿子才6岁,甚至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只是以为爸爸睡着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庞帮荣很爱儿子,可是这6年来却很少有时间陪儿子,把时间都留给了加班、办案。以至于,当儿子有点记事的时候,只知道有个警察爸爸常到家里串门来玩。等儿子又长大了一点,上了幼儿园后,开始嚷嚷着让爸爸带他去动物园玩,“我们班上其他同学的爸爸妈妈都带他们去玩过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啊?”每次面对儿子的质问,庞帮荣总是乐呵呵地答应,“就这个周末,爸爸一空下来就带你去。”可是,每个周末庞帮荣都爽约了。

  儿子大了后,张姝为了培养好孩子,定期送孩子去上小提琴课,每天的接送就都成了张姝的任务,而庞帮荣依然扑在自己的警察工作上。11月17日事发那天,张姝因为晚上要出差,因此打电话给庞帮荣,希望他能去接儿子,可是庞帮荣依然没能去,还是坚守在岗位上,结果出了事……

  1976年2月出生。

  1991年――1995年,江苏省常州无线电工业学校,大学文化。

  1995年,参加公安工作,进入秦淮公安分局刑警大队。

  2007年――2010年11月10日,先后任秦淮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便衣行动队负责人,先后获得全市信息化比武个人一、二等功,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五次受到嘉奖,三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2010年11月11日――任秦淮公安分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

  ●庞帮荣履历●

  曾经意气风发

  那刻一切都改变

  2010年11月17日22时16分,超速失控面包车撞来,推开身边女民警后被撞,受重伤。

  11月17日深夜,南京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深度昏迷,生命垂危。

  11月20日,南京市公安局党委授予庞帮荣“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11月23日,江苏省公安厅给庞帮荣记一等功。

  11月26日,南京市总工会授予庞帮荣南京市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

  11月29日上午8时58分,庞帮荣因公牺牲。

  >>>最后时刻

  天使的羽翼,托起了你的英魂

  在那个安静的地方,不再有车来车往

  秦淮河在呜咽

  长江水在咆哮

  舍得么?你那机灵可爱的儿子

  舍得么?你那温柔贤惠的妻子

  舍得么?你那和蔼慈祥的父母

  舍得么?你那些朝夕相伴的战友

  舍得么?你那最热爱的公安事业

  太多的不舍,却难挡天妒英才

  走得如此突然,走得如此匆忙

  未留下只言,未留下片语

  只留下你推开战友,自己默默承受的画面

  只留下你满腔热血,染红的金色盾牌

  妻儿盼您回家

  兄妹还想和您再聚

  战友还想再和您并肩战斗

  可这一切,可这一切……

  惊起千层石,拍出万重浪

  再不见办公楼内,你和蔼可亲的笑容

  再不见秦淮河畔,你保民平安的坚毅

  再不见公安路上,你勇往无前的执着

  再不见,再不见……

  也许是您太累,也许是您需要休息,

  可是,求您了

  再睁开双眼,看看我们吧

  怎奈何,苍天无眼!

  再见了,亲爱的战友

  多奢望,这再见不是再也不见

  一路走好

  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战友祭文

  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